花凯旋

沿途的风景,我只能边走边忘。

虎炮的故事

村里唯一的名媛:

在圈子(同志圈子)的时候,让我最有感触的就是,似乎每个人都想做一个好人,然而行动却不是如此。

等我自己有了感情经历,我发现,在这个性过于廉价的时代,乱也是身不由己。另外,如果你自己没经历过诱惑和迷失,你是没有资格指责别人的。

我是第一眼就对虎炮有好感的,当时我在和别人聊天,有一个男人,穿了白色T恤,我竟一眼看出T恤上的图案隐约是蒙娜丽莎,并且兴奋地大声讲出来,他听到了,对我点点头。

那天他和他的几个朋友要先走,因为他们第二天要上班。我出去和他们讲了几句话,他对我笑,看起来很温柔,也很开朗。

后来虎炮说,他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我的。仔细想想,似乎我也是那个时刻喜欢上他的。

我们第二次见面,我就被他带回家了。

他的邀约很突然:“现在要不要带你去我家看看,阳台很漂亮。”我故作犹豫后答应了,他赶紧拉着我的手说,“现在就走吧,不然我朋友要发现了。”

我坐在他的车后座上,抱着他,路上没有人,他开车很快,我又怕又兴奋。

“这是个错误。”我冷冷地对他说,其实,是我自己冷眼旁观的理智,对我自己内心洋溢起来的喜悦说。

我们沿着道路一直往东,往太阳升起的方向。我相信每个女孩都梦想过机车的场景,不过帮我实现的人是他。仿佛——当然我也在内心这样偷偷想象着——我们俩就要这样走了,离开那家小酒馆,离开这座城市。去哪里?可能去海边吧?可能去另外一个城市,彼此都换一个名字,开始一种新的生活。

这时他拉着我的手,抚摸着,“你现在还觉得这是个错误吗?”我没有回答。

一到家就开始做我们该做的事,不过我们竟然从1点,一直做到5点。这时候他终于累了,开了闹钟睡了,而我,除了身体的愉悦,更多的是一种震撼。其中一次我们在阳台上,31楼,对着湖色晨光,别人都没见过这城市还有这样一片景色吧,但是我见到了,凌晨5点,赤裸身体,心跳剧烈。

他当晚并没有留我的联系方式,我也就明白了。可是一周后我们又见面时,我是坦然而满足的,他的眼睛里,则闪烁着什么。

所以这天晚上,我又跟他回家了。

这次我在他家待了一个周末,还聊了很多。他家挺有情调的,很多摆件,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皮沙发和家庭影院,白色的小米盒子。我们除了做该做的事,就是吃他煮的东西,然后看各种电影和美剧,完全不出门。我是个懒人,其实很喜欢这样。他家有很多吃的,冰箱里是满的,厨房的柜子里也是。每次吃饭前,他都要等一会儿,然后自己测血糖,再打一针。吃完饭后,似乎也会这样。我这时候才知道,他有1型糖尿病,不过,这似乎也更加激起了我的保护欲。

我发现喜欢一个人是从彼此微笑开始的,而爱一个人,是从彼此照顾开始的。

后来我们约过几次也是这样,吃饭做爱看剧。他其实话不多。好几次我一个人在他家的阳台上,看着那一片湖光潋滟,似有若无的晨雾。晚上就更美了,满目的灯光,城风迎面而来。他要么不在,要么就在旁边抽烟,不说话。

他说他没怎么谈过恋爱,最长也就1年。我问为什么,他说,他的工作地点常常在换,没办法谈稳定的恋爱。

在他身边我睡得特别好。我后来发现一个人睡容易放松,不必顾及到旁边那个人的感受,但是两个人睡才会觉得心安。我既认床,也认人。他是目前唯一一个能让我心安的人。

他说他特别想玩3P,我拒绝了,但由此我知道他并不爱我。当晚我出去玩,也许是失望的心情所致,我认识了另一个男人。我和这个故事里的第三者当晚并没发生什么,但我自己的道德标准开始让我感到痛苦,于是我问虎炮,我们是什么关系呢?虎炮想了想说,我们什么也不是。

于是,我并不想,但进入了一种类似我曾经圈内朋友的那种状态,怎么概括这种状态呢?随心所欲,随波逐流?我曾开玩笑说,找伴侣就像找一个住所,419是宾馆,泡友是出租房,情人是秘密基地,男女朋友是自己拥有的房子,而婚姻,大概就是墓地。所以那个时候我的状态是——流离失所。

流浪并非是个一无是处的状态,甚至挺浪漫的。因为我突然发现自己还挺受欢迎的,几乎每天出去,都能遇到机会,而我也喜欢这些机会。虎炮的一个朋友是个混血儿,有一天晚上见到,混血竟然对我表现出好感,还叫我和他去另外一个地方泡吧,我跟混血去了,当着虎炮的面。虎炮面无表情,也没说什么,骑车一个人走了。我便和混血,还有另外一个朋友一起,上了出租车。

等我已经坐在出租车里了,回头,才看到他竟然又开车回了酒馆门口,那表情动作在告诉我“你在干什么?!跟我回去啊?!”那个时候,我也保持着圈内人的一贯风格,无所谓,可是内心是有一个声音的。他见我没下车,愤愤然走了,速度很快。而我,出租车开车半分钟后,内心的声音终于越发清晰,我跟混血和另外一个朋友说:“我不想去了,我要下车。”

混血和朋友嘻嘻哈哈闹着说,你走了就不是人,待着。

为这件事,虎炮跟我大发脾气。他发了一堆语气强烈的消息,中心意思是“你跟混血走吧,咱俩结束了”。过了一天,我调整好心情,开始和他激烈地理论,你说我们什么都不是,就没资格管我跟谁走。

我大概有受虐心理,他这脾气一发,在我心里的份量反而重了。其实我的心里是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对于我来说,每晚哪怕真的能换一个帅气高大的伴侣,也不如和心爱的人吃完饭躺在床上聊天来的开心。这大概就是我内心的声音吧。

接下来的一周,我们故事里的第三者来找我,那晚虎炮也在外面玩。其实我和虎炮在的场子靠得很近,但当时我和第三者相聊甚欢,虎炮给我发了很多消息,说他在哪家店,但我没有去,也没有回复。

一直玩到早上,我已经快和第三者回去了,但就在这时,第三者突然和他的朋友聊到一个政治话题,两个人争论不休各执己见。我已经很累了,这个时候我想念一切舒适的东西。而我的内心,也再次响起那个声音。

等他们争论结束了,第三者试探着问我,“现在去哪里?”

我拒绝了,但内心并不平静,因为眼前的这个笑容灿烂眼色明媚的人,我也实实在在是喜欢的。

我想吻他,被他推开了。

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第三者上了车,眼神冷冷的。后来他给我发了条消息,“所以我是备胎是吗?”“你好没礼貌,为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那个时候我站在大街上,无比思念那片看到湖光的阳台,和阳台上抽烟的男人。是的,早上7点钟,一夜没睡的我做了一件很疯狂的事,打车去他家。

如果这是部电影,他会打开门,然后我们相拥,从此相爱。可惜,这是狗血的现实人生。他在睡觉,根本没给我开门。于是我只好回家了。

我们和好了,但他仍然介意混血的事情,如果他知道还有第三者,会更崩溃吧。我承认每个男孩都有值得喜欢的地方,但是对我来说有意义的,寥寥无几。并不是因为谁比较优秀。比如虎炮,我喜欢吃淡菜,他每次都记得拿出一罐头给我。还有一次他做了晚饭,是豆子。我开始吃,他问我好吃不好吃,我说,“其实我不喜欢吃豆子。”

他立刻说,“别吃了,我应该先问你的。”我说了好几次不必,他还是坚持给我另做了。

我可能就是那个时候爱上他的吧,因为一盘豆子。

他终于告诉我他有女朋友,在附近的一个城市,不过挺奇怪的是,他周末都和我在一起,也没见他联系谁。我甚至觉得,也许这女朋友是个借口?

我则慢慢在他面前放开了自己,应该说是释放了自己。从身体的不适,到享受,到,有了第一次GC。

也有一次做的时候我哭了,大概是内心压抑的情绪涌出,其中有一个念头,就是我竟然在艹别人的男朋友。没错,其实我是个道德标准很高的人,不然我不会和同志朋友们接触那么久,也怀疑人生了那么久。虎炮问我怎么了,然后停下来,紧紧抱住我。他是我遇到过的,做的时候最凶猛的男人,也是我遇到过的,相处的时候最温柔的男人。

做之前我会叫他的名字,然后跟他说“我爱你”,他会非常兴奋。

有时候我对他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他闭着嘴巴,像是我要从一个小孩子口中逼供出什么秘密一样,害羞、紧张、欣喜,也有些防备。他每次都睁大眼睛看着我,默默点点头,只是第一次我问他的时候点得轻一些,第二次问他的时候他点得很认真。

然而,我们的关系,仍然什么都不是。

很多男人会觉得这种关系自己赚到了,其实不是,你不愿意履行义务的时候,也放弃了自己的权利。后来我又遇见一个人,在小酒馆门口,白衬衫,个子1米9几。他略带紧张地对我说“你好”,带着一股子真正大帅哥的自信,喜欢你就会表达出来,因为他知道女人不会拒绝。我坐在他身旁,看着满面笑容的微醺的白衬衫,当时我是想拒绝的。如果我学不会对这样的诱惑说不,我就永远得不到我想要的那种幸福。

正在这时,虎炮的好朋友来了,叫一夜,也是个圈内人。

我和一夜说了虎炮有女朋友的这件事。

因为是0,一夜是站在我这边的,他语气中暗示我不该和虎炮继续。“他确实有女朋友,他还跟我说他觉得自己不爱他的女朋友。他说,如果他爱,他就不会遇到你。”

我并没有太留心一夜说的其他话,“女朋友”这个词,已经深深刺伤了我的自尊心,让我感到疼痛和愤怒,我当晚就带着白衬衫回家了。

我是爱虎炮的,但他从头到尾都没相信过。有一天晚上我终于尝试和他交流,我说我喜欢混血只是因为他受欢迎,想睡他是虚荣。。。但我刚说到想睡混血,虎炮就开始使劲别过脸去,我问他怎么了。他苦笑着说,“我根本不在乎”,然后接着抽烟。我没敢往下讲,只能独自去他卧室先睡了,等睡了1个小时,他突然叫醒我,问我要不要吃鱼。吃完鱼,我们又做了一次。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却发现他根本没回卧室,而是一个人躺在皮沙发上睡了一夜,电视机还开着。

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我还爱他,但有种感觉不见了。哪种感觉?从我知道他真的有女朋友起,那个声音就消失了,变成了一声叹息。我没办法投入,也没办法在他的怀抱中感到安心了。做完了,我终于有机会和他聊聊。

“我不喜欢混血,我想睡混血只是因为外表,而你,我喜欢你的方方面面。”我停顿了下,黑暗中,伴着阳台透过来的城风和湖光,我接着说:“我觉得你很难取悦,而我只想,让你开心啊。”

他愣了一秒,然后亲了下我的脸颊。

且把这一刻当作这个故事的结局吧。

评论
热度(1)
  1. 花凯旋村里唯一的名媛 转载了此文字
©花凯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