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凯旋

沿途的风景,我只能边走边忘。

双栖动物

迷恋 依赖 或是惺惺相惜
孤独以外 寂静生活中
恣意生长的暗流
你和所有美好的事物
如果令我向往 是因为遥远
你和所有美好的事物
如果令我沉溺 是因为靠近
靠近细若游丝的氧气 靠近发梢 靠近被动的味蕾 靠近孩童
靠近你的世界 闪耀的星辰 无边的宇宙
靠近另一个更广阔 更灿烂的孤独

三分钟的理想

我的生活中充满了三分钟的想法
三分钟的愿望
三分钟的豪情壮志
出门就遇见山 遇见河 遇见忧愁的人群
三分钟的理想 决定了人生的方向

于是去南方吧
反正注定无法到达
脆弱的人擅长浪漫
除了短暂燃烧的火焰 并没有别的能量
路的意义是路
人生却并没有路

虎炮的故事

村里唯一的名媛:

在圈子(同志圈子)的时候,让我最有感触的就是,似乎每个人都想做一个好人,然而行动却不是如此。

等我自己有了感情经历,我发现,在这个性过于廉价的时代,乱也是身不由己。另外,如果你自己没经历过诱惑和迷失,你是没有资格指责别人的。

我是第一眼就对虎炮有好感的,当时我在和别人聊天,有一个男人,穿了白色T恤,我竟一眼看出T恤上的图案隐约是蒙娜丽莎,并且兴奋地大声讲出来,他听到了,对我点点头。

那天他和他的几个朋友要先走,因为他们第二天要上班。我出去和他们讲了几句话,他对我笑,看起来很温柔,也很开朗。

后来虎炮说,他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我的。仔细想想,似乎我也是那个...

花城故事2

有摩天轮的城市:

吗啡的故事


吗啡认识Angel的当天晚上,两个人就当单独出来约会了。

那天晚上吗啡收拾好房间:凌晨两点。暂住的屋子里什么也没有!这时候就该下楼走一走,这是吗啡喜欢做的事。

吗啡走到二楼,又折回去,裹了一条又厚又长的黑色围巾,这才又出门。可是一摸口袋,似乎忘记了钥匙,吗啡接着往楼下走,伸手又往牛仔裤口袋里探,完了,还真的没有:那只能去医院办公室里拿备用钥匙。下楼的几十秒钟里,吗啡匆匆的。吗啡只经历过独行,还没有经历过这样夜色下苍白的约会,只是情不自禁如初恋般紧张。吗啡早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但黑暗中,街对面Angel看到的那个,黑色围巾里藏住的吗啡的脸,显得那么孩子气...

花城故事1

有摩天轮的城市:

K的故事


K在沙塔拉生活了很久。

对沙塔拉的一份感情,对于今天的K来说,是温和的。在K年轻的时候,这种感情是最饱满的最丰盛的,K想要到处去闯,到处去发现好玩的,味道鲜美的一切。

那时候有一次在酒吧,调酒女孩在调一杯酒,那杯酒的颜色自然地分为一层一层。要酒的那个矮个子男人,有点胖,胡子没按时剪,稍稍有些长,就是那么平白无奇的一个中年男人。他的手按在吧台上,跟着节奏敲。K已经注意到,台上自弹自唱的那个人,一直在看着自己,K在吧台上仔细端详那人的脸。不过K对调酒女孩手里的酒更好奇,因为那酒是彩色的,在吧台的灯光下闪着精致的光。没多久调酒女孩发现K的注目,很大方地对K一...

穿墙而去

抑郁是好的
能让我忘记孤独
忘记相爱又不能相互理解的痛苦
有时候也能够让我
仅仅从身体的欢愉中得到满足
让我向往爬满花纹的器皿
绝无其他
抑郁是好的
常常让我在夜里
忘记自己置身何方
黑暗 或者一群人 就是我的名字
就能代表 我从其他的黑暗里
带来的一些意义

我曾向往穿墙而去
去很多地方
拥有许多强烈的情绪
现在 我只有我的抑郁
甚至连抑郁也很可能被打破
这个世界似乎不再需要情绪
更需要大大小小的机器
帮人类收拾过去 收拾曾经

渴望

渴望 就像黑暗在大地穿行
给还在路上的人一些安慰
给一些错误 一些继续下去的理由
渴望 是一种鼓励
甚至 会赢得一阵欢呼
像过于耀眼的灯光
取代孤独 但不会太久

海浪

失去你
我并不感到悲伤
我不会为 失去你
这个像季节和生长一样自然的理由
而悲伤
打开手机 就看到世界
看到神意透过科技汇集的点点光泽
看到各式各样精致独特的苦难

有时候 我会相信
香烟可以拯救世界
又或者 相信一部一两个小时的电影
能拯救人类的哀伤
真奇怪啊 电影也满是虚妄

而你呢 你在做些什么
是否喜欢这座城市的灯光
是否会想念
记忆里 我们一起制造的海浪

路易

不保留照片
一个月前喜欢的音乐 也不会再听
看过的电影
见过的人 像抛弃一样忘掉
渐渐爱上以极慢的速度
在夜里 环绕城市步行
他相信 每个人都是这座城市的细胞
血液 所以有义务向前
未来是荒芜而清冷的必经之路
昨天 将是明天的故乡
生命是什么 大概像糖分
溶解在时间里 用喧哗
改变世界的味道

2016.6.26

市中心的大白鲨

生活赠予我们三餐 烦恼
和各式各样的诱惑
陌生人的交汇 彼此喜欢
是一种必须
礼貌 微笑 像粮食一样重要
在城市里时间永远向前
记忆像高架隧道一样 拆了又建
偶尔 上演借由别人的句子和画面
表达自己内心情绪泛滥的哑剧
像路过知名却陌生的景点
像与迎面而来的路人 四目相对

完美

我喜欢你的抑郁质
就那样深深地迷恋着
直到我也掉下眼泪

苏丽珍

就让它们自然地来 自然地去
它们是季节
不能被挽留 只能被感受

就让我们自由地来 自由地去
我们是烟火
只能被点燃 不能被把握

2012年5月5日

从你的距离遥望你的眼睛

我理想的爱人
应该拥有 忧郁的本领
但笑容明媚如曦

旅行 比四处留情有趣
我没有香烟美酒
轻装抵达目的地

此岸清澈潋滟的空气
诱惑着彼岸
浩淼如烟的建筑群 一个人的海市蜃楼
不可看清 也不可得
眼生欢愉 心生感伤

问隐士

“为什么女人的爱,
总是比男人的来得慢?”
“那你觉得你们是彼此喜欢的吗?
在一起的时候,
是带给彼此快乐的吗?”
凡人沉默,似乎在回忆,
“是的。”

“交互的感觉并不需要同时,
就像对话。
你说出口,我回答你,
是有时间间隔的。
就像能量在传递。”

“那么然后呢?
为什么快乐之后,
总是悲伤?”

没有回答,
凡人看见轮廓柔美的湖光山色,
还有更广袤的夜空。
如世间大多的哲思和情感一样,
只有呐喊,没有回答。

我的德国炮

你是我最忧伤的一炮
只有做爱的时候
才能看见你的笑
和安全套
其他姑娘
都被你吓跑
只有我
愿意和你一起叫

上海

灰色的晨雾
活动于 黑与白
牢笼是好的
因为不会丧失野性
充满冬虫夏草的土壤
尖齿利爪 囿于静谧

习惯匮乏
习惯于沙漠的美和毒性
唯在春末
种子们黯然失色的雨季
渴望一盏灯
渴望一个爱笑的人
通幽曲径 花木深而不知处

桅杆

她难以忘记
在黑夜的海上
那些皮肤贫瘠的手指
贪婪地采撷光亮
又因为惧怕果实
灼伤般退回桅杆之后

截然不同的声音
流浪至此
信仰蕴藏于未来的 不同的方向
这被上苍恩准的旅途啊
慈悲 勾勒 疼痛 感伤
有时停顿于酒 有时停顿于花

达利的马卡龙

被黑夜清洗的城市
如朝圣般的归途 直达荒野
需要比爱恋更诚实
笑容比眼泪更悲伤
与其说思念 不如说向往
记忆的归宿 终是想象

赤子

我喜欢你
这是我唯一对抗世界的武器
如此以外 我无能为力
我不能快乐
不能悲伤
不能够面对层层密密日渐复杂的钢铁之网 找出归途
那些消失的鸽子呢
我想念海洋
想念亲手触摸脸庞的滋味
当别人在寻找伴侣
我在寻找喜欢
灵魂对回归婴儿的渴望
悸动异常

地下恋情

这次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起
说起你的姓名
说起我们在一起做的那些柴米油盐的小事
虽然多年的梦想成真了
生活给了苍老的灵魂希望
但我不能容忍自己透露给任何人
我幸福的秘密
我甜蜜的蛛丝马迹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也这样想
在实体的感觉退化成风景前
在恢复理智前
享受白盒子里的平静

走马观花

我们来到这世上
也许 为了那个能在黑夜里打动你的人
为了裁剪时间
为了堆砌那些毫无意义的瞬间
筛出灿烂的闪现

张楚的爱情

爱情是脆弱时涌来的潮水
如哲思般温柔的寄托
如虚幻般婆娑的影子

爱情是简单的两个字
是一个不成熟的人
遇见一个不成熟的微笑
但是 人们需要 定义 狂欢 场景 情节 言语 非难
把简单埋葬于平淡

埋葬于此起彼伏 忽明忽暗的记忆
埋葬于我对你的期待
你对我的坦然

红豆(残篇)

苦行僧采撷世界
如河水洗涤顽石
相思之途 迷欲之肆
梦可渡我于往生

相信

我宁可相信这世界没有星星
相信黑暗里存在花朵
我宁可做甘于寂寞的独我
于冥想生出一些静谧的欢愉
我宁可相信太阳背负着枷锁
相信漩涡里的咸淡
相信经荒漠之途
能遇心之所属

就算你把我抛弃

这城市像你
别人眼里繁华不计
自己眼里落寞沉寂
曾经熟知的 未必能再相认
那些意外才是你的目的地
凡人们总爱背叛自己
所以你选择离去
不是生来驾驭大海的人
才能点亮银河的波光
也许 也许

梨园相聚

多年前 我在春色中遇见你
那时候 觉得自己像戏中人
因为寂寞 招惹风沙
多年后 我在秋风中把你送别
现如今 觉得戏中人像自己
收拾呐喊 打理忧伤

岁岁年年

想在暗夜里
为你点燃一支烟
看着它成为光亮的蹊径
升向黑色的天空
我愿目送它的远离
以此纪念你我的短聚
人生本仓促
江河叹归期
将于隽永的变迁释怀的我
于平淡的旅途再铭记你

2014.8.10

你一直明白我

谁 爱你才子一朵
爱你佳人淋漓
她 爱你眉宇苍穹
爱你沉默如熠
我 独自做梦
你却款款而来
你说你不恋花
独爱青蓝
从今以后 顺其自然
从今以后 侃侃而谈

2014.6.15

农夫

我们撅起尘土
制成星星
抛到高空
目送它们消失掉本身的意义
成为光亮
而后 我们留下来
再去寻找新的种子

寄托

爱是嬉笑怒骂 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本事
爱是不断付出不断失去的一路狂欢
爱是回忆喝尽舌尖剩下的一缕滋味
爱是苍茫人间的新发现

我不再相信 那些似有若无表示感觉的词汇
却一步一步学会编织谎言
迷恋 迷恋 那迷恋是最美
我已经看不清 这尘世的琐碎

也许只有命运不能拒绝 不能改变
用华丽心瘾点缀魔幻春天

2014.4.10

©花凯旋 | Powered by LOFTER